字体

86.千里寻夫(十二)

(4#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新笔趣阁)www.66wxw.net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/strong三人高低曲折地走了大半夜, 天色将明, 人困马乏。

方雪在马上晃了晃, 被冻醒了。

“还没到吗?”她问道。

“没呢。”刘子安道, 带着浓重的鼻音,“先生, 咱们歇一会儿吧。”

“再忍忍, 一会儿找到房子之后,放心睡。”宝禾先生答道, 而后突然笑了一声,“拍卖会上费心的是我,打狼的是我,现在牵马的还是我,你说你们俩怎么看上去比我还累。”

“你多厉害,谁能跟你比啊。”刘子安撇了撇嘴道,“要不你上来歇会儿, 我牵会儿马。”

“算了吧。你要是有心,等会儿警觉着点。”宝禾先生嘱咐道。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什么, 但他还是觉得这个地方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
“我一直很警觉啊。”刘子安不服气地反驳道。

“嗯……那你就继续保持, 关键时刻别掉链子。”宝禾先生回道。

又行了一段时间,三人面前陡然出现了一片空旷。

此时朝阳初升,只见景色绮丽, 不可名状。

一座乳白色的玉山参天而起, 峰前鳞次栉比地排列着一座座房屋。那房屋虽然残破不堪, 仅剩些断壁残垣, 但气势之恢宏,仍可从中窥见一斑。

“先生,你该不会又迷路了吧……”隔了半晌,刘子安喃喃道。

“应该是到了。”宝禾先生推测道。说着,牵马走进了废墟之中。

他们到的这地方极为干燥,草木不生,屋中的物品虽然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,但大部分仍然完好。

三人走进最近的一间屋子。

方雪见角落里有一双女人穿的绣花鞋,样式新奇,颜色鲜艳,轻轻喊了一声,想拿起来细看,哪知那鞋竟瞬间化为灰烬。

“哎呀!”方雪不由得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了?”宝禾先生听到方雪的叫喊,问道。

方雪一五一十地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对方。

“这地方是盆地,四周高山拱卫,以致风雨不侵,千百年之物仍能保存完好。”宝禾先生解释道,同时嘱咐方雪不要瞎碰东西。

方雪应下了。

三人在屋里转了一圈,出门沿着小路步行,沿途只见遍地白骨,各色兵器四处乱丢。

方雪吓得捂着眼睛不敢看,只能由刘子安拥着走。

“之前听人说这地方是被黄沙所埋,但看现在这情形,完全不像他们所说的那样。”宝禾先生道。

“是啊!哪里有沙埋的痕迹?倒像是经过了一场屠杀一样!”刘子安道。

“城外千百条岔路,如果没有地图,任谁都会迷路,敌人又是怎么进来的呢?”方雪问道。

“有奸细呗。”刘子安道,“或者像先生这样,歪打正着迷路进来了。”

“我这回可是有图的。”宝禾先生强调,说着,又走进一间房。

刘子安和方雪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但也跟了进去。

只见宝禾先生解下背上的包裹,随手放在桌子上。哪知那桌已朽烂,外形虽然完整,但一有外力干扰,便顷刻垮塌。

宝禾先生拾起地上的包裹,从里面拿出一打纸,道:“这个是引路符,咱们分别拿一张子符和一张母符,这样遇到情况就知道往哪个方向跑了。”

说着,将纸符分发到二人手上。

“记住,千万别弄掉了。”宝禾先生叮嘱道。

二人应下。

宝禾先生看了看周围,道:“这些屋子已经朽成这样了,只怕禁不起群狼的扑击。咱们不如往中间走,到城中心去,我记得翡翠宫大概就在那里。”

“好!”刘子安道,“话说回来,咱们一直在一起走,用不着什么引路符吧。”

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如果一不小心走丢了呢?”宝禾先生道。

刘子安笑了笑:“要迷路,恐怕也是先生迷路吧。”

“所以要带好了符,让我能顺利找到你。”宝禾先生已经放弃跟刘子安争论“迷路”这个话题了。

三人循着宝禾先生记忆中的路线,向前走去。

城中道路也是曲折如迷宫,但莫名奇妙地,三人很快就来到了中心处。

“先生,你这次迷路迷得好,省了不少功夫!”刘子安回头望了望身后的“迷宫”道。

方雪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
突然,远处传来阵阵狼嚎,方雪惊叫起来:“狼群来啦!难道它们也有地图?”

“狼的鼻子就是它们的地图,咱们走过的路上留下气息,群狼跟着追来,永远错不了。”宝禾先生解释道。

“先生,这城中心哪儿有什么翡翠宫啊?不就这么一座山吗?”刘子安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翡翠宫的所在,“难不成是在山里?”

“只能是这样了。”宝禾先生道。

“那咱们怎么进去呢?难不成跟崂山道士似的,穿墙进去?”刘子安有些气恼,狠狠踢了一下山体,本来只是无心之举,但歪打正着,倒还真叫他发现了点什么。

“先生!你快来看!这上边写的是什么鬼东西?”刘子安指着山体上的一串文字叫道。

宝禾先生凑上前去细看,蹙眉思索了片刻,道:“上面说如欲进宫,可上到树顶,向神峰大喊三声‘芝麻开门’。”

“芝麻……开门?那是什么?”刘子安重复了一遍,一脸莫名奇妙的表情。

“大概是句暗号吧。”宝禾先生道,“不过,这附近又哪儿有什么大树呢?”

忽听狼嚎又近了些,宝禾先生道:“快进屋躲起来!”

三人转过身来,回头向就近的屋子奔去。

宝禾先生跨出两步,忽见地上突起一物,形状有异,俯身细看,盘根错节,却是个极大的树根,叫道:“树在这里!”

二人跑过来看。

方雪的神情看上去有些落寞:“那株大树只剩下这个树根了。”

刘子安则颇为兴奋,道:“爬到树顶一叫,宫门就开,那宫殿必在山峰之内。难道这句话真是符咒,有什么仙法不成?”

方雪一向相信神仙之说,忙道:“一定是仙法!”

宝禾先生笑道:“恐怕是山峰里有人,一听见暗号,推动里面的机关,山峰上就现出洞口来了。你们瞧,这上面不是有凿出来的踏脚吗?”

刘子安和方雪也都见到了山峰上斧凿的痕迹,十分欢喜。

宝禾先生卷起衣服下摆,系在腰间,道:“我上去瞧瞧。”

说着,右手握着短剑,凝神提气,往峭壁上奔去,上得余丈,举剑戳入玉峰之中,一借力,又向上窜了余丈,已到了踏脚的所在。

刘子安和方雪齐声欢呼。

宝禾先生向下挥了挥手,查看峰壁,洞口的痕迹很是明显,只是年岁已久,被沙子堵塞。他左手紧抓峰壁上一块突出的岩石,右手用短剑拨去沙子,将洞口旁的碎石一块块抽出来,抛向下面,不多刻,抽出的洞口便已可容身。

“有绳子没?”宝禾先生向下问道。

留在下面的二人摇了摇头。

宝禾先生无法,只得下去,将二人一个个托上去。

然而,就在快到洞口时,方雪忽然惊呼起来。

刘子安架着她的胳膊,不断安慰着“别怕”,把她拉到了洞里。

“狼!狼!”方雪脸色苍白,叫道。

刘子安向下望时,七八头饿狼已冲到峰边,宝禾先生手舞匕首,竭力抵拒。

那马长嘶一声,向古城的房屋之间飞驰而去。

“先生!”刘子安忙从洞口抽下几块碎石,居高临下,向宝禾先生身旁的巨狼掷去。

方雪吓得大叫。

“你们两个别趴在洞口看,往里面一点。”宝禾先生喊道。

方雪依言向后退了几步,突然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。

“子安哥哥,你看这个!”方雪凝神细看,发现绊倒自己的是一盘绳索,大喜过望,忙拿给刘子安看。

“先生,接住!”刘子安将绳子的一头顺着山壁垂了下去。

宝禾先生怕自己久战脱力,握不住绳子,于是将匕首交到左手,继续挥动,右手把绳子缚在腰里,叫道:“好啦!”

刘子安用力一扯,宝禾先生的身子飞了起来。

两头饿狼向上猛扑,宝禾先生身体悬在半空,无处避让,手握匕首向前一送,刺伤了一头狼,另一头狼却咬住了他的脚。

方雪吓得失声尖叫,刘子安咬紧牙关,加快了拉绳子的速度。

宝禾先生在空中弯腿把狼拉近,狠命一削,将狼头齐颈切了下来。狼身子掉在地上,引得众狼争食,狼头却依然紧紧咬着他的脚,没有松开丝毫。

来到洞口,刘子安扶他坐下,去拉半截死狼,却怎么也拉不开。

“别拉,疼!”宝禾先生闷声道,“照你方法,就算狼给硬扯下来了,我也八成废了。”

刘子安赶忙松手,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在旁边呆着,别给我惹事,让我好好歇会儿。”宝禾先生把头靠在山壁上,道。

刘子安这才发现,虽然是在冬天,但宝禾先生满身都是血和汗,整个人看上去湿漉漉的。

“先生……”刘子安有些心疼,轻轻唤了他一声,然后掏出帕子来为他擦脸。

宝禾先生睁开眼睛失神地看了他片刻,随后又闭上了眼睛。

隔了半晌,等气力恢复了些许,宝禾先生摸出匕首,切断狼嘴。只见两排尖齿深陷鞋中,破孔中微微渗出血来。

“叔叔,你流血了!”方雪捂嘴道。

“遇上狼群,只受了这么点伤,倒还算是运气好的。”宝禾先生道。

刘子安不出一言,默默帮宝禾先生脱去靴子,撕下衣襟裹伤,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。

“咬的又不是你,哭什么?”宝禾先生看他这幅小姑娘的做派,只觉得又可气又可笑。

“我心里难受。”刘子安低声道。

“心里要是过意不去,以后就让我省点心,别给我惹事。”宝禾先生笑道。

刘子安这回倒没再反驳,点头应下了。

“话说回来,你们之前不是说没绳子吗?那后来这绳子又是哪儿来的?”宝禾先生问道。

“阿雪找到的。”刘子安指了指方雪,回道。

“我在地上找到的。”方雪道,“就堆在那里,差点绊我一个跟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