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90.不存在的人(一)

(4#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新笔趣阁)www.66wxw.net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/strong又过了大半个时辰, 日光渐正, 射到了圆桌桌面上。

方雪忽道:“啊, 你们看, 桌上还刻着花纹。”走近细看,见刻的是一群飞虎, 花纹极细, 日光不正射时全然瞧不出来,刻工甚是精致, 但老虎的头和身子却并不连在一起,各自相离约一尺左右的距离。

她忍不住按着圆桌边沿,自右至左一扳,圆桌的边缘与桌心原来分为两截,可以移动,但扳得寸许便不动了。

刑大哥与夜雀上前来一齐用力,慢慢把边沿扳将过去, 使得刻在桌缘一圈的骆驼头与刻在桌心的骆驼身子连成一体。

刚刚凑合,只听嘎吱吱一阵响, 玉床上出现了一个大洞, 下面是一道梯阶。

“那家伙居然用了这么个法子,险些没看出来。”赤豹咯咯笑道。

夜雀和刑大哥举着火把当先进入,宝禾先生三人走在中间, 赤豹和乙戌君断后。

转了四五个弯, 又走了十多丈路, 前面豁然开朗, 竟是一大片平地。

四周山壁环绕,就如同一只大盆一般,盆子中间碧水莹然,绿若翡翠,是个圆形的池子,隔了这这千百年,仍未干枯,想必池底另有活水源头。

众人见了这绮丽的景色,惊喜无比。

“可惜这翡翠宫里机关重重,又没个准地,否则写到书里去,肯定会大受欢迎的。”宝禾先生有些遗憾地说道。

“先生,你这也太敬业了吧。命都快没了还想着你的书?”刘子安撇了撇嘴,对宝禾先生的想法不敢苟同。

“据说这翡翠池子里的水很有灵性,连死人都能给救活。”赤豹笑道,“只可惜哦,没带上什么瓶瓶罐罐的,装不走。”

“何必那么贪心。”宝禾下先生摇头道,“要知道很多人连看一看这翡翠池子的机会都没有呢。”

“我倒是无所谓,反正如果我说想要,姐姐自然会给我弄来。”赤豹一边用手指卷着发尾,一边说道,“倒是宝禾先生你,太容易生病受伤了……反正带不走,倒不如在这儿多喝两口,先把身体恢复了再说。”

赤豹虽然喜欢交朋友,但实际上真正交心的并不多,满打满算就三个,一个是姐姐,一个是文狸,还有一个就是宝禾先生。所以,虽然宝禾先生经常把他给忘了,但他还是想帮对方,最起码保证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性命无忧。

宝禾先生笑了笑,没再推脱,毕竟照他现在这种情况,跟着大家走下去只会是个拖累。

他走近池边,伸下手去,只觉清凉入骨,双手捧起水来,但见澄净清澈,更无纤毫苔泥,原来是池子四周都是翡翠,所以池水才呈现出绿色。就口而饮甘美沁人心脾。

一行人在此喝了个饱,处理好各自身上的伤口,休息了片刻,纷纷回到了体力的最佳状态。

“这池水倒还真有点意思。”刘子安躺在地上,摸着喝了个水饱的肚子道,“比那什么桂实还好使。”

“桂实可以恢复灵力,这个可不行。”赤豹反驳道。

“我又用不着什么灵力,所以还是这水更好些。”刘子安挑衅道。

宝禾先生看着二人斗嘴,无奈地笑了笑,恍惚间想起了阿宁。

“也不知那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了。”他心道。

“这里是不是有棵大松树?”乙戌君忽然问道。

“你瞎啊,不就在前面吗?”刘子安伸手往前一指。

的确,在池子的那头有一棵古松,孤零零地矗立着,四周没有任何别的植物。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宝禾先生问道。虽然之前同这人闹过一些不愉快,但既然成了同行的伙伴,总僵着不说话总归不是事。

“我知道这里。”乙戌君沉默了半晌,问道,“松树下面是不是有个大石头?”

是的,松树下面有一块大石头,就像古画中常出现的那种。

“过去看看吧。”宝禾先生提议,“感觉那边好像还有路。”

“可是那边就不是翡翠宫的范围了。”赤豹看了看图道,“图上没画关于那边的情况。”

“兄弟,那头是什么啊?”刑大哥拍了拍乙戌君的肩膀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他答道。

刘子安斜瞅了他一眼,觉得这人没说实话。

“之前我们也没有图,不还是到这儿来了吗?”宝禾先生还是觉得去那边看看比较好,“不瞒诸位,我们此行其实是来找人的。人还没找到,自然是要四处转转的。”

方雪感激地看向宝禾先生,心中欣喜异常。她有种感觉,瑞郎一定就在这附近。

“那就过去吧。”赤豹道,“都听宝禾先生的,他有经验。”

就这样,一行人顺着翡翠池,来到了古松之下。这时他们才发现,古松的枝桠上竟挂满了形状奇特的哨子,看着有些渗人。而大石头上更是有一封信,上面写道:“吹哨子,循声而行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刘子安忍不住问道。

众人陷入了沉默,隔了半晌,宝禾先生道:“可能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吧。”

说着,他摘下一个哨子,轻轻吹了吹,尖锐奇特的哨音突然响起,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与之相同的哨音,方向在西方。

“哎呀,这是入秘境的方法。”赤豹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,“姐姐的秘境……也是这样的。”

刘子安恍惚间记起,自己当初好像的确是跟着犬吠找到山鬼的住所的。

“既然给了提示,恐怕就是希望咱们进去吧。”宝禾先生道。

“万一是请君入瓮呢?”乙戌君冷哼,伸手也从树上摘了一只哨子,将其吹响,然而回音确实从南边传来的。

“这倒奇了,每个哨子的回音还不一样。”刘子安笑道,也取了一只哨子吹起来,回音在西北方。

而后,众人依次吹响哨子。大体而言方向分为四个:乙戌君是南边;赤豹和夜雀是西南;宝禾先生是西;刘子安、方雪和刑大哥是西北。

“我不管,反正我要跟先生一起走!”刘子安道,“管他什么哨音,一看就是想把咱们分散开!咱们决不能上当!”

“这……”赤豹有些拿不定主意了,按照姐姐的吩咐,他应该一直跟着宝禾先生才对,可现在他们在人家的地盘上,如果想平平安安的,得听从人家的安排才对。

“要不咱们先分开走,待会儿再回来会合?”赤豹提议,同时拿出一个沙漏,放在大石块上,并递给每个人一条红绳,“把红绳带在身上,这样沙漏里的沙子漏完的时候,咱们就都能回到这里来了。”

刘子安看着手上的红绳不做声。

宝禾先生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就按赤豹说得做吧,咱们分开行动也能找得快一些。”

“先生。”临分开前,刘子安忽然叫了宝禾先生一声,而后冲上前去紧紧抱住了他。

“一定要小心,切不可冲动用事。”宝禾先生嘱咐道。

“嗯……先生,你也要小心。等我回来。”刘子安道,声音里带着丝哭腔。

“好了,都多大的人了,还哭鼻子。”宝禾先生笑道,回抱了他一下,“待会儿见。”

“嗯,待会儿见……”刘子安一步三回头,直到看不到宝禾先生的身影方才作罢。

宝禾先生摸了摸脸颊,自嘲地笑了笑。

就在刚才,他居然因为刘子安的拥抱而产生了一丝心悸。

“走吧。”他心道,叹了口气,朝哨音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
他走得很快,转眼就离开了山体。

等他适应了光线,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山清水秀,宛如仙境的画面。

然而,宝禾先生的心却沉了下去,沉得很深。

他怀疑自己又迷路了。

转身回头,却发现来时的路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后路没有,只能向前,可前方却又是一道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,那图画般的远山虽然就在眼前,却已无路可走。

他捡起一块石头向下抛去,竟连一点回声都听不见。

“难道他就要在这地方等着沙漏里的沙子漏完吗?”他心道,而后又想,“那沙漏看着也没多大,沙子按理来说应该已经漏完了,可自己怎么还没回去?是距离太远法术失效了?还是沙漏里的沙子实际上还没漏完?”

他心里期望是第二种,这样的话最起码证明他还在翡翠宫附近的幻境之中。

“要不再吹一声哨子试试看吧。”他心道。

尖锐的哨音划破沉寂,也划破了白云。

云间忽然闪现出一个人。

青天上有白云,峭壁之下也有白云,这人就在白云之间,就像凌空站在那里一样。

什么人能凌空站在白云里?神仙?幽灵?

宝禾先生吐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。他忽然发现这个人在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移动,像是御风而行,转眼就可以分辨出他衣服的款式,也应该可以分辨出他面目的轮廓。

然而,这个人没有脸,鼻子眼睛应该在的地方全都是肉瘤,没有亲眼见过他的人,绝对无法想象那是一张怎样可怖的脸。

宝禾先生的胆子并不小,可当他看见这张脸的时候,还是被吓了一跳,险些一跤跌到万丈深渊里去。

转眼,这人就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虽然已掠上山崖,这人身子移动时看上去仍是轻飘飘的,脚底距离地面至少有半米。

现在,虽然这人没有眼睛,但宝禾先生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受到,他在盯着自己。

面对这样一个人,宝禾先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会来的。”那人道。说话的声音缓慢、怪异、艰涩,这倒也难怪,他没有嘴唇。

没有看见他的人,也永远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嘴唇的人说话是什么样子的。

宝禾先生瞥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挪开了,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吐出来。

这个人忽又冷笑,道:“你不敢看我?是不是因为我太丑?”

宝禾先生没有回答。

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那人又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宝禾先生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不过这世上不要脸的人虽多,却还没有一个做得像你这么彻底。”

那人眼里仿佛有火焰在燃烧,忽然拔下头发上的一根木簪,向宝禾先生刺去。

宝禾先生身子一闪,躲了过去,道:“我是在夸你。”

那人收手,又看了他半晌,道:“欢迎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