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114.请小天使将正文与作者有话说连在一起看

(4#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新笔趣阁)www.66wxw.net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/strong到了约定的那一天,宝禾先生虽然很不情愿, 但还是去赴了约。

“先生, 你真的不带我去吗?”临出门前,阿宁又问了一遍, “那个乙戌君可不是好对付的。”

“我先前跟他交过手。”宝禾先生叹了口气,“的确难缠,差点死在他手里。”

“那您还不让我跟过去?”阿宁道,“我可不是刘子安, 绝对不会拖后腿的!”

宝禾先生苦笑了一下,说实话,他还真想叫上阿宁, 多一个人总归能壮壮胆子。不过, 人多了,不确定的因素也就多了, 他不能冒这个险。

“这样吧, 如果天黑之前我还没回来, 你就去救我。”宝禾先生想了想,道。

“天黑啊,是不是太晚了......”阿宁迟疑道。从现在到天黑还有好几个时辰, 天知道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事?!

“我会努力活到天黑的。”宝禾先生笑道。

一看阿宁的表情, 他就知道了她的心里在想什么。

阿宁被看透了心思, 也笑了。

“先生, 记得能跑就跑。只要你一迷路, 他们再想找到你就难了。”阿宁嘱咐道。

宝禾先生点头应下, 心中暗道:“这总给他带来麻烦的迷路症,如今倒成了保命符,还真是让人感慨。”

虽说还不到最热的时节,但正午的热气还是让人感到十分难耐。

“唉,好闷。”宝禾先生到得早,那两个要请他喝茶的人还没到,于是他就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。

墙壁和地上都是凉凉的,宝禾先生的心情似乎也随着体温的下降,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,宝禾先生斜眼看去,只见茶馆内靠围栏处的雅座,有几个小厮正在那儿忙不迭地张罗布置。

“看来今天有大人物要来。”宝禾先生心道,“只盼着他们待会儿不要清场,要不又得改地方约了。”

“对不住了啊各位,今天我们老爷包场,大伙都先散了吧。”其中一个小厮朝四周作了作揖,高声道,“多谢各位配合,我们老爷给诸位每人准备了一吊钱茶钱,就当是赔不是了。”

“这人倒是大方。”宝禾先生心道。不过他并没有离开,而是径直走到后院去了。

茶馆里的众人正在那儿忙着,还有一个象是那些人带来的小厮。他在那里指指点点道:“这是我们老爷从惠山带来的惠山泉水,是用来泡武夷茶的;那个罐子得合上,散了味就不好了......”

“这些人是什么来历?”宝禾先生拉过一个小厮,问道。

“谁知道呢,前两天忽然说要包场,还要这要那的,弄得我们措手不及。”那人道,“宝禾先生,您要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去吧,眼下腾不出手来招待您。”

“不妨事,我跟别人有约,就是过来看一眼。”宝禾先生道,“你们忙吧。”

出去的时候,他想了想,决定从后门走。

“我已经来赴过约了。”他心道。

想到这儿,他连步伐都轻松了很多。顺带着欣赏起这座城市来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,街道平坦宽阔,房屋整齐,就连店面都比其他城的要精致许多。

不过,他知道这城市中最美的,既不是房屋,也不是街道,而是这里的人情。

无论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只要来过,就永远忘不了这城市。

这也是他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。

过了正午,就开始有风。只要一开始有风,就会吹起漫天尘土,可是无论多么大的尘土,也掩不住这城市的美丽。

宝禾先生虽然走得很快,却完全没有目的地。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回家。

然而,就是这一念之差,让他看到了自己不相见的人。

“你果然来了,我就知道你会来!”一个其貌不扬但衣着颇为华丽的人,大笑着朝他走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火红、身材高大的青年。

来者竟然是**和乙戌君。

宝禾先生只好也笑了笑,道:“久等了。”

“你是不是想问我们怎么不在茶馆等你,反而跑出来找你?”**笑道,“久闻宝禾先生的迷路症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今天这个还真不是迷路。”宝禾先生心道,但表面上不动声色。

“咱们走吧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**笑道。

宝禾先生以为他们会去茶馆,或者到另一个谈事情的地方去。然而,他们却把他带到了一个荒废已久的窑场里,一个个积满灰尘的窑洞,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座荒坟。

宝禾先生心下一凛,渐渐放缓了脚步。

“城里有那么多好去处,你们为什么偏偏要约在这里见面?”

“因为我们约的是个怪人。”乙戌君道。

“什么怪人?”

“一个爱迷路的怪人。”**笑道,“要是先去喝茶的话,怕他听不进去我们的话,所以就换了下行程。”

“这地方也着实不是个谈事情的地方啊。”宝禾先生叹道,“而且你们有两个人,我只有一个人,连跑都没地方跑。”

“你也没想跑吧。”乙戌君道,“你要想跑我们也拦不住。”

宝禾先生一听这话就笑了。

“那得看情况,有人要杀我,我肯定得跑!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事实上,我现在已经做好准备了。”

“瞧瞧,我就说不让你跟过来。”**抱怨道,“你来了肯定会搅黄我的生意。”

“你们认识?”宝禾先生心里敲响了警钟。

“您别误会,我们只是合作关系。”**忙道,“先前就是他一直为我们提供货源的。”

“货源?”宝禾先生有点听糊涂了。

“这样吧,您过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**道,“我保证,乙戌君在我面前是不会伤您一根毫毛的。”

“可不在你面前就不一定了。”宝禾先生在心里补充。

“我在太阳落山之前就得回去。”他顿了顿,道。

“这时间恐怕就有些紧了,要知道,很多事情都是晚上才开始谈的......”他话还没说完,乙戌君就拦住了他的话头。

“他的意思是,如果天黑的时候你找不到他了,话却还没说完,就去他家。”

**还是没太听懂这句话的意思,但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,他很懂得该如何察言观色。

“那我尽量长话短说了。”他道,指了指前面的一个破窑洞,“咱们先从这边看起。”

宝禾先生跟了过去,果然,如他所料,这窑洞里另有乾坤。

“跟巫山的法术很像。”宝禾先生评价道。

“没那么高级,这些东西都是假的。”说着,乙戌君拿起桌上的一个果子咬了一口,然后将其放回原地,不一会儿工夫,它便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果子。

“这是......障眼法吗?”宝禾先生问道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乙戌君停了半晌,道,“你之前有一世很擅长这种法术,我费了好大劲才杀了你。”

宝禾先生忽然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。

他能说什么?辛苦你了?或者是在这里跟他打个鱼死网破?

“这东西还是当初我从你那里抢过来的。”见宝禾先生不搭话,乙戌君又道。

“哦。”宝禾先生不咸不淡地答道。

他不知道乙戌君说这话的意义何在,难不成是为了激怒自己,好趁机把自己杀了?

“这个空间据说是你当初最喜欢的一个,虽然低级,但是跟了你好多年......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宝禾先生有点无奈。

“没什么,只是随便聊聊。”乙戌君道,看上去居然有些拘谨。

宝禾先生沉默了。

“随便聊聊?这算是挑衅吧。”他心道。

“这个空间,还给你。”乙戌君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宝禾先生有点奇怪。

事实上,从他走进这个窑洞起,这种奇怪的感觉就从没消散过。

“物归原主。”乙戌君道,“而且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。”

物极必反!乙戌君的态度有蹊跷!

宝禾先生不动声色地跟乙戌君拉开了距离。

“我现在不需要新的旅伴。”

“可是海上诸国的情况我比你们了解,我甚至比那个阿宁知道的还多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出海?”

宝禾先生觉得他的话越说越奇怪,皱了皱眉,开始慢慢向洞外移动,同时在心里盘算着脱困的方法。

“宝禾先生,您先别急着走,出海这事咱们再商量。”**忙拦住他。

“天快黑了。”宝禾先生道,紧接着身形一晃便出了窑洞。

**忙追出去,不过放眼望去,并不见半个人影。

“他走了。”乙戌君道。

“你按照我教你的方法说了?”**有些奇怪,按照他的套路,宝禾先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反应啊。

“嗯,先跟他套交情,然后回忆一下以前发生的事情,最后送礼物。”乙戌君点头道。

“看来这宝禾先生果然是块难啃的骨头啊。”**叹了口气,“他说天黑之后去哪儿着他来着?”

“去他家。”乙戌君顿了顿,道,“可惜了那好茶。”

“茶浪费了没关系,关键是事情得谈成了。”**道,“现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。”

“好的开始吗?”

“至少他没拒绝。”

等二人回城,暮色已深,夜已将临。

这一天还未过去,但宝禾先生家的门已经是关着的了。

“他不欢迎咱们。”乙戌君道。

“这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能更进一层。”**笑道。

他总是这么乐观。

**没有敲门,直接越墙而入。乙戌君跟在他的身后。

前面的客厅里灯火辉煌,左面的花厅也燃着灯,宝禾先生在等他们。

“既做了咱们会来的准备,又不开门,这人真是够怪的。”**笑道,“不过我最擅长跟怪人打交道了。”

“他跟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