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117.请各位小天使将正文与作者有话说连在一起看

(4#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新笔趣阁)www.66wxw.net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晚上是店里的姑娘们赚钱的最好时机, 所以当那热情的女孩子听说宝禾先生只是想跟她说话时, 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色。@樂@文@小@说|

“聊天什么时候都能聊。”她道,“但是空房间却不是每次都能有的。”

“朱老板说我们可以在这里睡觉。”宝禾先生道,言下之意是他并不需要一些睡前服务。

“可是他也没说你们必须要一个人睡觉。”说着, 那个热情的女孩子又把身体向他贴近了几分。

宝禾先生不是柳下惠,有这么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向他投怀送抱,说他完全不动心那是说笑。不过, 自古色字头上一把刀, 在弄清楚这小丫头的具体身份之前, 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。

“那今天晚上你就留下来陪我如何?”宝禾先生揽住那姑娘的肩,轻声说道。

至于做什么,他却只字未提。

那姑娘眼中露出喜色。

不过, 还没等她有所动作, 刘子安便黑着脸,一脚把门踹开了。

“滚!”他道。

那热情的姑娘有些扫兴,但是见宝禾先生并没有出言阻止,悻悻地收回了手。

“我晚些时候再来。”她在宝禾先生脸颊上吻了一下, 轻笑道。

刘子安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“我以为你们在谈事情!”刘子安强忍着怒气说道, “可结果呢?”

“结果怎样?”宝禾先生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 “人都被你吓走了, 还谈什么。”

刘子安一听这话气笑了。

“合着这事还怨我了?先生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!”

宝禾先生回想了一下, 好像以前的每次旅行也都是他同当地人交涉的, 一直如此。那刘子安又何出此言?

“以前是什么样?”宝禾先生问道, 他想听听刘子安的看法。

“以前最起码不会随随便便跟、跟女人上床!”他涨红着脸道。

“难道现在就是了?”宝禾先生反问。

刘子安被问得一愣,见宝禾先生目光坦荡,以为自己误会了什么,小声道:“刚才听你那么说,我还以为你们要、要过夜呢。”

“这倒没错。反正都是一样的价钱,当然是要合理利用了。”宝禾先生点了点头,“就像是去集市,反正也是去一趟,当然要尽量把东西买齐再走。”

“这不一样!”刘子安头一次觉得宝禾先生的理论这么难以理喻。

“怎么不一样?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。”宝禾先生心里也有些不好受。

即使不打算做什么,但那姑娘妓|女的身份是造不了假的。跟人讨论嫖|妓什么的本身够就令人尴尬的了,更何况这人还是他带在身边很多年的徒弟。

“那以前怎么不见你同旁人有染?”刘子安得了半天劲才憋出了“有染”两个字。

太难听的话他说不出口,但不说难听的话又难以平息他心中的愤懑。

“即使真有点什么,也不能让你看见啊。”

宝禾先生有些无语,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想的。他可没有让别人围观房|事的兴趣。

然而这话听在刘子安耳里就变了味道。

原来先生以前不是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只不过都避开了自己

不过想想也是,宝禾先生也是个正常的男人,自然会有这方面的需求。

“为什么不找我啊。”刘子安有些失落地喃喃道。

“找你有什么用?”宝禾先生道,心想:你又不能告诉我有用的信息。

夜终于静了。

刚才刘子安在他这里呆了一会儿,然后就到隔壁房间睡觉去了,走的时候郁郁寡欢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。

“带这个坏心情出门,旅行还没开始就已经失败了一半。”宝禾先生一直以来都这样认为。但这一次,他并没有叫住刘子安。

“这孩子应该学着自己调节情绪了。”宝禾先生心道,“毕竟他已经不小了。”

现在外面只剩下海涛的拍岸声,对面房间里男人的打鼾声,左面房间里女人的喘息声。

右边刘子安的房间里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“他不会还在生气吧。”宝禾先生心道。

他总觉得刘子安好像误会了些什么。

“他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人?一有姑娘贴过来就控制不住自己吗?”这么想着,宝禾先生也有些生气了,“若是旁人这么想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,可他跟了我这么久,难道也不懂我?”

人在睡觉之前不能想事情,否则就很难再睡着了。

睡不着的人,最容易觉得饿,宝禾先生忽然发觉肚子饿得要命。

他之前光顾着说话,好像忘了吃晚饭了。

虽然夜已深,但像这种地方要找到些吃食倒也不算难事。然而,刘子安这小子临出门前竟然把门给反锁住了。

“幸好屋里还有窗户。”宝禾先生心道。

就这样,他从窗子翻了出去。

一弯上弦月正高高地挂在天上,海涛在月下闪动着银光。

忽然,他发现自己门外竟有一人坐在那里,倚着门睡觉。

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刘子安。

“子安,醒醒。怎么不到自己房间去睡?”宝禾先生晃了晃他的肩,道。

虽然已经是夏天了,但海边风大,在这里吹一夜风肯定是要生病的。

刘子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。

“先生?”他吃了一惊,下意识看了一眼们,“你是怎么出来的?”

而后,也不等宝禾先生回答,自己一个人喃喃道:“对啊,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屋子能关得住你。”

“说什么胡话。”宝禾先生有些无奈,“别在这儿坐着了,赶紧回去睡觉去!”

“我不去。”刘子安竟然耍起了小孩子脾气,赖在门口说什么都不肯起来,“大晚上的,若是我走了,你放别的什么人进去怎么办?”

“那我放你进去行不行。”宝禾先生道,“三更半夜的一个人坐在这里像个什么样子。”

“阿宁也在啊。”刘子安道,然而左看右看,怎么也瞧不见阿宁的身影。

她又放了刘子安的鸽子。

“我就知道她靠不住。”刘子安愤愤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