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第47章 怀疑(补1)

(19-)
  “楚心,楚心?”

  楚心睁开眼,发现竟然真的是黄小豆,她连忙从他怀中挣脱,四下一看,还是湛蓝的天,白墙金瓦,除却眼前人不同了,还有地上凿出的半掌深的水道所拼出的繁复阵法。

  黄小豆将楚心扶出阵法,道:“一下穿过那么多镜面你肯定会有些不适的,你先等等,我得把他们也都拉过来。”

  之后他站到阵中,起岚步结法印,口吐言咒,只见阵法变得红光暴涨,黄小豆将手深入阵中的一个水坑里,隔了好一会儿,他才猛的一拉,只见从水中冲出来的人还在向空中飞去,黄小豆的手再一扯,那人便落了下来,黄小豆一把接住,四周的红光溃散。

  这次是乔木。

  乔木睁眼见是溪风师弟,还颇有些开心,等她下来,看到楚心就在阵外,更加不好意思。

  两人并排坐着,在等黄小豆拉人。

  就这样黄小豆依次将花花子、马运成、听安、坤磊、大仆、都堰都拉了过来。

  大家都很开心,黄小豆则累到脱力,他道:“飞,我们直接飞过去。往宫里面飞。不行了,我得睡会儿。”

  花花子摇了摇他道:“你先等下,我们是等你醒来再走,还是现在就走?”

  坤磊在后面道:“要我说我们不如直接回去吧~”

  黄小豆强打精神,道:“还是等我醒了再走吧~”然后就睡过去了。

  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坤磊道:“那个,那我先睡了?”

  花花子跳起来拍他脑袋:“你还睡个头啊睡!在里面你睡了多少啦!”

  然后指了指两个姑娘道:“你们先睡吧,乔木制药耗神,楚心这么就只睡了一觉,再久怕是会熬不住。”

  乔木楚心都不矫情,直接躺地就睡。

  楚心有意无意的压住黄小豆衣摆一角。

  如此睡了昏昏沉沉的一觉。睡梦中自己的母亲指着自己说“没用”说“丢人”,他内心十分痛苦。转眼便是他母亲的灵堂。那一瞬他可耻的竟然有种解脱。

  然而他的奶母摇晃着他道:“知扇你要报仇,你要报仇!”

  楚心睡梦中惊醒,睁眼就见黄小豆歪着脖子看着自己,她一下坐了起来,四处一看,那阵法还在,旁边横七竖八睡着大伙。

  大仆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看,见没什么事便又趴下去了。

  乔木在楚心一侧酣睡不醒。

  这些日子大家都神经紧张,今日一放松便全睡着了。

  黄小豆道:“你做噩梦了?”

  楚心回头看看他,点了点头。

  黄小豆道:“你再睡会儿吧,这里是安全的。”

  楚心却没再躺下,问他:“之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黄小豆手里拿着之前乔木给的那粒药丸,他道:“只能继续往里走。”

  楚心看了看皇城大门,道:“为什么不往回走?”

  黄小豆道:“回不去的,你忘了我之前也是沾了水的?”

  没错,大家一进来就都落在水里了。

  吞了药丸,黄小豆觉得这味道真是……一言难尽。

  楚心贴心的递上水。

  黄小豆喝了,继续道:“我想皇城水宫应该就是皇家的阴谋。”

  话刚到此,他肚子一阵抽痛。我的天,反应这么快!

  他捂着肚子,四下瞧看,道:“不行,我得在他们醒之前赶紧解决了!”

  楚心也着急着慌的四处帮他找地方,最后一指房上道:“去上面吧!”

  黄小豆觉得这位置真是绝佳!大家起来看不到自己,然后自己还能边拉边看风景。

  解决完大事,黄小豆也把皇宫的大致分布看了下。回身看到身后的秽物,他忽然有个疑问。

  这会儿功夫,乔木已经醒了,她问黄小豆的去向,说话声也让其他几个睡得差不多的醒了过来。

  黄小豆已在正殿之上,道:“醒了我们便赶路吧,耽误了这么久。”

  大家都迷迷糊糊的上了房,跟随黄小豆一路向皇城内部飞去。

  这一路黄小豆讲了他的发现与猜测。

  水是镜面,结合符文以及各种天材地宝可将这里折射出无数的镜面世界。你越是想找寻同伴,那么你将和同伴离得越远。每个宫殿都是单独的世界原型,殿与殿之间看似相通,实则是越走距离原本的世界越远。除非你不按正常套路出牌:不好奇任何宫殿内的场景,从空中飞掠过去。

  这座皇城水宫说是什么历练之地,还不如说是皇权拥护者的选拔之地。

  可惜,他们一进来就中了招。

  他们还算是幸运的,早发现,早解决。而其他小队恐怕全都各自分散了。即使后来发现,也很难凑成三人以上的人数。

  独自一人的时候,内心最是脆弱。这个时候,那些所谓的灵魂——实则是上位者的意志,会给你引导,你便会听从,到后来变为顺从。

  人多就不一样了,若有一个人发现问题,众人一起想办法,大家同心协力就很有可能破解这些谜障,就像他们一样。

  马运成道:“你怎么会发现这些?我一听那些声音,吓都快吓死了~”

  花花子问道:“只是声音而已,应该不会要人性命吧?”

  黄小豆道:“语言也是有力量的,符箓要有言咒,阵法启动也需言咒,甚至大型法斗也一样有言咒存在。若有人一直在你耳边念着‘皇帝万岁’,即使现在你觉得没什么,那么以后有人一喊‘皇帝万岁’,你自然而然的觉得这话没错,有可能也会跟着喊。

  还有像六子哥拿了里面的东西……”

  马运成道:“没拿出来。拿着是带不出来的。”他很是遗憾的说道。

  黄小豆道:“我知道你肯定拿不出来,因为你拿到的那些都是假的。”

  马运成瞪大了眼,“假的?怎么会,我摸过咬过看过就知道,它们一定是真的!拿出去肯定很值钱!”

  黄小豆哦了一声,道:“那肯定这些大殿的原型里面有货真价实的东西!”

  楚心问道:“会不会现实中真正的皇宫便是这里的原型呢?”

  黄小豆摇头,想说不知道,花花子却道:“应该不是。那日我进殿面圣,见过这中殿理应该的样子,虽大体相同,但有些细节还是不太相同的。比如说玉台上那个毯子的花纹,还有御座两侧的长柄羽扇。”

  黄小豆眉头一站,道:“啊~若是如此,六子哥,你想要真正的宝贝吗?”

  马运成乐得跳脚,“想啊想啊,若是真让我拿到那些宝贝,以后我的东西你随便要,随便挑。”

  黄小豆道:“现在你整个人都归我好嘛!”

  楚心在一侧瞥了他一眼。没做声,但明显脸色不好看。

  马运成只是乐,这话他可不敢答应。

  众人一路飞到一处花红柳绿的院子。这里大概可能是个御花园。

  花花子道:“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黄小豆道:“看到那口井了吗?”

  花花子点点头,说:“那又怎样?”

  黄小豆道:“宫中井内多冤魂,越冤的人,死后魂魄越不易散。”

  几人站在房顶,觉得有些寒战。都离黄小豆和那井远些,只有楚心在一旁,还往那井中看了看。

  “其实我之前就在想,那些制作这里的工匠真的都能活着出去吗?还有,他们真的心甘情愿吗?如今角州大陆重武轻文,符箓、阵法两脉几乎断绝,人们一边贪图阵法带来的方便,却不去想这些阵法的制作方法为何到现在失传了。”

  土生土长的角州人们从没考虑过这些问题。他们从小被教育的便是杀妖兽,听从皇权。

  黄小豆忽然问道:“角州之外还有什么地方?”

  楚心道:“大概……是魔人的聚集地吧。”

  听安道:“前些日子在青山门我曾与一位凌霄派弟子投契,他告诉我,角州之外还有外海,外海之外还有陆地,他们称为海外。”

  花花子道:“什么海外外海海外海的,现在我们要干什么才是要紧!”

  黄小豆却没放过这个问题,问道:“那凌霄派弟子叫什么?”

  听安道:“他说叫他小柯就好。”

  黄小豆知道是谁了。

  “其实我只是猜测,角州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国家,是否还有别的皇权……”黄小豆道。

  花花子忽然跳到他跟前打断他道:“你这种想法很危险,虽然很有道理,不过……”花花子看了看一旁的楚心,又微微侧头往后瞥眼。

  黄小豆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听安几人似乎都有些明白第一个举手说:“我,我并非是真正的皇权拥护者。”

  他说完看看两边,剩下四人也慌忙摇头。

  乔木道:“好在我们几人都不是绝对的皇权拥护者。”

  黄小豆道:“或许这也是你们几个必须被送来这里的原因吧。”

  几人陷入沉思。

  花花子道:“你师父真舍得让你拥护什么皇权?”在他眼中,丰老鬼根本不惧任何势力,这么多年,青山门虽与幽都交好,但完全没有达到附庸的地步。相反,许多皇子公主还有躬亲大臣家的少爷小姐会送去“深造”,颇有看中的意味。

  (https://www.66wxw.net/19_19571/462968457.html)

chaptererror();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66wxw.net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66wxw.net